天气: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论坛中心︱︱  
             
古建筑
 
      景观桥          
           
抬阁
   
 
徽墨
     
灯彩
     
 
歙砚
茶道
 
徽剧
   
傩面具
 
   艺 术 网
《婺源艺术网》旨在“集萃婺源艺术,弘扬中华文化”,是婺源艺术文化交流的网络平台。欢迎艺术界名流、爱好者加入《婺源艺术网》,交流文化艺术,提供艺术作品(图片)及文稿。真诚期待您的加入,来稿:E-mai:ninhao-888@126.com
洪 玄 发 简 历
  洪玄发,笔名弦高,男,1967年10月生于江西婺源,1991年7月毕业于上饶师专中文系。在乡村教过书,在机关打过杂,任过图书管理员,当过办公室主任。自1997年起写作,在地方报刊先后发表散文6万余字。现供职于江西省婺源县文化部门。
◆ 最近发表:
《父辈的串堂班》、《符号的隐语》、
《闯 城 关》、《朝圣之路》、
《在文公山的一次精神之旅》、
《月色如银霜满天》、《雨夜走思溪》、
《忆吾师新泉》、《烟雨暮色中的廊桥》、
《谢谢孩子》、《乡 音 故 事》、
《吾师一米八五》、《无价的亲情》、
《我与收音机之缘》、《跳傩的长庆》、
《桃溪忆记》、《拴满灵魂的纸张》、
《守    店》、《少年·马蜂·油茶树》、
《琴声里的掌故》、《娘    舅》、
《男人的尴尬》、《庐山半日》、
《灵山高,水路长》、《恋家的小女孩》、
《理  发》、《渐行渐远的双亲》、
《家住小城之巅》、《家有素妻》、
《家乡的“好”字经》……
热 门 导 读     更多>>


父辈的串堂班

  城市的喧嚣是虚浮的,而乡村的热闹却很实在。乡村的热闹氛围又大多由串堂班营造的。在我的成长历程中,串堂班给我留下的记忆很多很深……  阅读全文>>


跳 傩 的 长 庆

  长庆是村里的文艺爱好者,二十岁左右时曾学过京剧,打下了一定的表演功底。后师从傩舞老艺人胡叙林等学习傩舞,同时身兼生产队长……  >>阅读全文

~÷~÷~÷~÷~÷~÷~÷~÷~÷~÷

闯 城 关

  小时候听村里人说起城市生活,就如同说天堂那般美好。的确,多年来,由于多方面原因,城市文明与乡村文明的差距越拉越大,城乡的差别如同一孔时光邃道,城市这头是欧洲现代社会,而乡村那头就像非洲原始社会。因此,小时的我异常羡慕有城里亲戚的同伴,以进城逛过街为荣。这也算是一种虚荣吧。
  为满足这小小的虚荣,记得有一次还狠狠地大哭过。那是五六岁时,姐因为缺碘脖子上生了一个甲状腺肿,父亲决定带她去县医院动手术。当时在家里看见父亲收拾东西准备动身,就想跟着一起进城。脑子里甚至有些羡慕姐得了甲状腺肿,为什么不是自己得甲状腺肿。那天上午,父亲与姐出门,我一路相跟着不放,走到村中的一个路亭处,父亲叮嘱我回家去,我立即大哭不止,可谓伤心之极。最后父亲答应买饼干和小人书来给我,才稍稍平息,可心却像跟着上了班车一起进了城。
  读小三年级时,班上有位家在县城的同学在村小插班读书。课间休息时听他说起城里的热闹,如同说皇帝的宫殿般富丽堂皇。他的学习用具与众不同,说话的腔调是一口城里腔,且说话做事常常有一股居高凌下、高人一等的气势,惹得大家妒忌不已。可大家又不敢得罪他,都想巴结他,纷纷把家里的炒米糖、茄子干、干米枣等自己都不舍得吃的好东西孝敬他,以换得他讲一个城里发生的故事或借一本故事书看。
  读初三那年,村里有位高一届并考上了县城重点高中的朋友,从城里寄了一封信来给我,鼓励我努力学习。那是一个白色的普通信封,一张盖了邮戳的八达岭长城邮票。这是我收到的第一封正式信件,心情好激动,信拆开又叠起,叠起又拆开,看了许多遍,总觉看不厌。然后心潮澎湃地回了信,小心翼翼地寄了出去,又望眼欲穿地盼着他早点来信。
  初升高考试后的那个暑假里,借为别人送新鲜米枣的机会,到小学三年级时同班的县城同学家里玩了两天,感觉一切都是那么神秘新鲜。可惜考试不很理想,没被县重点高中录取,只得在邻近的镇上高中就读。高中毕业前夕,学校要组织去县城参加高考预考,包了客车,住在当时县城最大的饭店--茶乡饭店,一间客房六张床,两个人共一铺,觉得好舒服。考完后,邀同学一起好好逛了一次小商品市场。
  第二年下半年,因高考分数差了几分而落榜,只得托关系到县城读补习班。第一学期住校,因上面不允许办补习班,只得白天自习,晚上上课。第二学期更紧,学校内不准设补习班,就搬到粮食局的一个大会议室里上课。会议室内无课桌,只有一排排的长条靠椅,补习生有一百多人,课堂纪律十分散漫,有在走廊游动的,有交头接耳聊天的,有吞云吐雾的,老师讲课的声音只有坐在前几排的同学才听得清楚。我这时已搬到城关小学与一位在县中求学的同乡住。那是一间与校长室、教导处隔壁的房间,楼上是教工宿舍,是一幢砖混的二层木楼。房间窗户外是一个小小的植物园和校园气象观测站。吃就托一位在县政府上班的老乡在政府食堂搭伙。补习班在临考前一个多月又搬回了学校,因此每天三点成一线。这一年里,县城的大街小巷都走熟了,以前对县城的那种新鲜感已渐退,加之学业的压力大,也无心欣赏风景,只在周末时才去电影院看场电影,放松一下绷紧的神经。
  高考过后,自认为考得不怎么样,对升学也不抱多大希望,暑假里只安心在家务农,并作好打算,准备在国庆前夕跟以前的朋友去上海的工厂打工。没想又时来运转,在九月初意外收到了录取通知书,考上了上饶师专,就读中文专业。读三年师专,县城只是一个中转站,压根没奢望过毕业后在县城落脚。因为县城既没有亲戚,更别谈有当官的亲戚了,作好扎根农村的思想准备,当一辈子的乡村中学教师。
  男大当婚。家里要我回家去相亲,女方为一乡卫生院招聘医生,一来二往接触,觉得教育卫生也挺般配,于是投入地谈。正准备在端午时节下定,突然女方却幡然反悔,提出分手。原打算成家定居乡下,不想中途变故。第二年,家里托人竟在城里物色了一门亲事,女方父亲是一名老干部。我碍于家长的面子,只消极地相跟着在一个周末去女方家里玩了一次,心想乡下的女子都看不上自己,城里的女子更不会看上我了,何况人家有正式工作,还是干部子女呢。瘌蛤蟆想吃天鹅肉,这等好事不去想好,也想不到,还是别放在心上吧。回校后安心从教,早忘了相亲一事。(转右)

 
※ 当前位置:首页>>文学>>洪玄发散文专辑
 
【洪玄发散文专辑】          (第1页) 下一页


符 号 的 隐 语

  人活在世间都有一个姓名,无论其诗意缭绕、内涵深刻还是土味十足,其实都不过是一个在人世间用于区别他人和方便他人叫唤的符号而已。古人讲究,故名号繁多,刚生下地有乳名,三个月后要取个正名,入学堂时,满腹经纶的先生要为他再取个学名。此外,更讲究的会自己加个笔名,别号,让人眼花缭乱。当然,还有专用来挪揄人的外号,如根据人家的体貌特征给人背后取的“长脚招”、“扁嘴助”、“瘌痢发”、“阔嘴永”、“瘸脚絮”、“红毛细”、“瘪香”、“矇基”等,依据别人的生活习性当面叫的“皮路”、“痴大汉”、“打铜囝”、“讲章仂”、“桂发孤幽”等,说者顺口,听者有趣。
  他在打开生命之门的前几个月,家中曾遭遇了一场劫难,他才四岁的稚嫩的、尚未来得及展开理想的翅膀的哥哥坠下自家的鱼塘,溺水而亡了。他身怀六甲的母亲不顾一切地想把潜入儿子体内的死神吮吸出来,赶得远远的,可再多的努力也是徒劳,再柔再大的呼唤召不回已飞升的灵魂。弱小的儿子还是体温如铁般的冰凉,悲痛欲绝的母亲无奈地承受着这一残酷的现实。几个月后,随着接生婆“萝卜春”的一声兴奋的叫唤:“义芽婆,又是一个小讨饭啊,快点弄点心啰。”这一声喜报冲淡了几个月来一直笼罩在这个普通农家的阴霾。可喜气才刚升起,另一阵阴霾却无端地笼罩在心头。三朝洗过后,小婴儿满头满脑地生出黄黄的脓疮,令人生嫌和担忧。只因为母亲吸附了溺水儿子的瘴气而传给了腹中的胎儿。又痒又痛的他只有用哭声来诉说自己的难受和痛苦,白天安静休息,一到晚上就闹腾在生产队劳作了一天的母亲,不得安宁,可怜的母亲只得陪着幼小的新生儿哭泣,且担心难抚养成人。夜半的哭声如从一部复读机发出的声音停停又歇歇,歇歇又停停,直到天亮才静。一直持续了一百零三天,精疲力竭的母亲央求隔壁从丰城迁居来的一对老年夫妇,讨教有何偏方治愈病孩头上的疮痍,在师傅娘的热心相助下,配了一个祖传秘方,满头的疮痍终于结出了痂,如同一顶硬纸做的帽子脱落了,嘶哑的哭声才停歇。
  家中为婴儿取了个乳名“好囡”,一则因男婴的艰贵,二则用一个女孩子的贱名希望能易长易大。多年后,这亲切的乳名常招来陌生人的不解和笑谈。曾有一次,他一位高中同学路过他村里,就在他家相距十几米远的路边向一位村妇打听他,同学问的是他的学名,而村妇只知他的乳名,只有告知他同学说:“我村里没有一个叫这个名字的人,你找错了人。”事后,他同学好奇地告诉他说:“你的名字怎么你村里人不晓得的?我问了几个人都摇头说不认识,实在是难寻着你。”
  在故乡有寄世贴的习俗,家中如生育或子女不顺,会将儿女寄养给他们心目中信仰的神灵或樟树老爷,期望在他们的庇护下健康长大。家中为幼小的他取了个名字“玄发”,中间嵌入当地乡村最信仰的神灵的“玄”字,算是寄世给神灵做了个俗家弟子,在“天下第一灵神”的庇佑下能无病无痛地成长。这一“玄”字既有寄名道家神灵的印记,可字面上又富有佛家的禅意,令人费解和难猜。为让人理解和知晓这个“玄”字,在自我介绍时常拈上唐代开元盛世的唐玄宗皇帝来帮忙解释,也算沾了点帝王之气。他的姓氏在当地应属小姓,但他的祖辈却是村里的大姓“朱”。其祖父名朱嘉义,只因承继洪姓的祖业,故又取名洪汝霖,是当地一小有名气的道士。可是生育不顺,子女屡养不大,只得从几十里外一个叫黄坑的小山村,以一纸“高山放石,永不回头”的契书买了一个出生未满月的男婴来抚养。这就是他的父亲,被取名洪新生,别名讨饭,可在出生地的名字却叫查周保。
  他还在读初中时,对文学有种朦胧的喜爱,就想为自己取个别致又带有个人色彩的笔名,如“施少华”,但一直游移未坚定下来。直至从乡村闯入小城,在机关上班时,闲暇为涂鸦之需,刻意为自己选了个“弦高”的笔名。此名粗疏一理,尚有四层涵义。一为小城古地名。唐季,县治由县北的清华迁往下游的弦高镇,姑且借来一用,以示厚重;二为“弦”“玄”音近,以切己名;三为中国最早一位爱国商人的名字。僖公三十年,秦、晋围郑,郑烛之武说秦退兵,使敌人内部发生分化,从而改变了郑国的危险处境。“秦伯说,与郑人盟。使杞子、逢孙、扬孙戍之,乃还。”僖公三十二年冬,“杞子自郑使告于秦曰:‘郑人使我掌其北门之管(钥匙),若潜师以来,国可得也。’”秦穆公急忙向老臣蹇叔咨询此事,而蹇叔认为“劳师以袭远,非所闻也。”头脑发热的秦穆公哪还听得进,立即“召孟明、西乞、白乙,使出师于东门之外。”引出了“蹇叔哭师”的故事,并预见在殽这块地方秦军必会遭到晋军的伏击。僖公三十三年春,秦军一路穿越了周国,“及滑,郑商人弦高将市于周,遇之。以乘韦先(用四张熟牛皮作为先行礼物),牛十二,犒师。曰:‘寡君闻吾子将步师(行军)出于敝邑(经过敝国),敢犒从者。不腆敝邑(敝国不富厚),为从者之淹(留),居则具一日之积(供一日用的柴米油盐等物),行则备一夕之卫(一晚的保卫工作)。’且使遽告于郑。”
  事后,郑穆公召见了弦高,对他进行重赏。弦高坚决推辞说:“我是郑国人,国难当头,保家卫国,人人有责,我只是做了分内的事,怎么能受赏呢?”郑穆公尊重弦高的意见,只作了精神嘉扬,号召郑国人民都向他学习。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弦高犒师”的故事。
  能沾上历史上爱国商人的名气,他不免有几分沾沾自喜,也窃合了久有的爱国之心。四为对人生道路的感慨。他中学时学的哲学课上说“前途是光明的,而道路是曲折的。”他几十年的人生闯荡和碰壁,感觉生活道路就像登山,盘旋而上,“旋”“弦”“玄”谐音,旋中升高,暗合他自己走过的人生路。他高中毕业时遭遇了落榜之苦,受尽了村人的白眼和嘲讽,传出“有读书之家无读书之子,有读书之子又无读书之家”的怪论。经过发奋苦读,考上了大学,实现了人生的重大转折。毕业分配后,又受到婚恋的挫折,却柳暗花明在县城找了对象。在遇到调动三番五次的打击后,反而通过曲线方式进了城,还跳了槽。人生的际遇大抵说不清楚,顺境毕竟是短暂的,苦难和挫折无时不在,但必须坚信,人的一生是在螺旋中前进的,转过这个自己觉得苦难无比的背弯,或称之为人生低谷,或许前面又是一片新天地。在低谷中,是命运对自己的一次严峻考验,也是一次宝贵的机会,应倍加珍惜,可以趁此蓄积能量,为来日的再起做好充分的知识、经验和心理的准备,又可以更好地一展雄风和英姿,让人刮目相看和羡慕不已。
  人活一世所用的姓名就一符号而已。有的甚至就随其肉体的消失而消失,不再有人记起。而更多的只是拴在宗谱残缺不全的纸张上的一个个代表灵魂的符号,只在宗族祭祀时享用后世子孙陌生的面孔的朝拜。当曾建了丰功伟业的先人才会受到后人当成面子的念叨,流芳百世,而令人不齿的奸臣叛贼,其名字后人羞于提及,遗臭万年。一部煌煌的中国文学史,就是由一个个如屈原、司马迁、李白、苏轼、关汉卿、鲁迅等响亮的符号组成的;一部灿烂的世界文学史更离不开象荷马、莎士比亚、莫泊桑、列夫·托尔斯泰、泰戈尔等等不朽的符号。(原创:洪玄发)
~÷~÷~÷~÷~÷~÷~÷~÷~÷~÷~÷~÷~÷~÷~÷~÷~÷~÷~÷~÷~÷~÷
(接左)也许是缘定终生吧。只过三天,到第四天中午时分,接到女方父亲突然辞世的消息,心里不由一紧,有些不敢相信是真的,同时也感叹人的生命是多么的脆弱,说没就没了。约过了一月有余,路遇女方的哥哥,他叫我有空去他家玩。盛情难却,也碍于面子,就选了一个周末,买了点营养品去看望一下女方母亲,以表慰问。恰巧女方妹妹正筹备婚事(按当地习俗,有婚约在身的子女若不在长辈去世后四十九天内完婚,就必须等三年),又立即上街选购了喜庆礼品表示祝贺。女方母亲对我印象还好,离开时嘱我有空常来玩,不必拘束。到女方妹妹出嫁之时,我上门帮忙,从此她一家人就默认了我这个不速之客为未来的女婿。经过一年的恋爱后,我们走进了婚姻的殿堂。妻子单位那时正集资建房,是独门独户的房子,建了一个外壳,需要装修。于是请泥匠内粉刷,木匠打门窗,漆匠漆家具,按当时最简单的进行装修。同时,既然有一方在城里工作,不可能长期一个在乡下,一个在城里,两地分居。因此,我的工作调动事宜提上了议事日程。我的一位同乡大哥看在眼里,急在心上,为我向其单位领导游说,后通知我写一篇文章交给他,看能否录用,但最后是不了了之。
  婚后第二年的中秋节,小女来到了人间,更让调动工作一事紧迫。之前通过各种渠道托关系找熟人说情,诉说分居之苦,暑假里就直往局长家里跑,讨调动的口信。曾因急于调动而得罪过校长,据说校长向教育局提出教师紧缺,要求暂缓放人,并将调令作废。在此后的一年半时间里,我心灰意冷,心想再无进城的希望了。天无绝人之路。一个同学向我透露了一个消息,说县委机关缺人,不过要通过考试才能录用。机不可失,先托他帮忙报名,再准备考试。经过笔试和面试后,于寒假前得知被录用,但必须先借用半年,看是否合格再考虑办调动手续。
  时间是捱人的,但又必须接受时间的考验。进入机关后,自认为觉悟也有所提高了,为表现好点,早点结束借用期,所以对正式干部显得特别谦恭,总想抢着为别人服务一下,以博得人家的一句肯定。一早上班就为各办公室打开水、扫地,领导一声叫唤便立马起身,本该人家送的杂志任务也应承下来,大热天骑个自行车跑各单位相帮送去。开会倒水和会后洗茶杯也抢先。给领导的印象还不错,终于答应可以办手续调动,却因经办人的拖延而贻误时机。因当年换届,人事一下冻结,想办也办不了。接着新老交替,调动进城一事又变得遥遥无期,并危机四伏了。按常规,新官不理旧事,尤其前任手上进的临时人员十有八九会退回原单位去。此后的近两年时间内,既要积极表现出色,又必须与领导拉近关系,争取得到领导的认可,可谓身心交瘁,又如履薄冰。有时想想,人何苦受这份罪,象这样无尽头的努力,无尊严地生活,还不如趁早回校去教书,当个自在的乡村教师。可又想想这么长时间都捱过来了,还是再忍下吧,家中小女年龄尚幼,新居爱人独守孤单。再说“好马不吃回头草”,这样灰溜溜地回去也会抬不起头,闲言碎语必多,“舌头底下压死人”。唉,是进亦忧,退亦忧,该何去何从。思前想后,最后决定向领导要求到下属的单位去,只要能调进城就行。好在领导还算通人情,体恤人,拿出了几个职位供我挑选,这倒出乎自己的意料之外。领导说,你在机关勤勤恳恳服务了几年,大家都有目共睹,本应把你留在机关,但你现在提出要下去,所以也不能亏待了你,待遇要给你。经过在几个职位之间的权衡比较,从自己本人的意愿和性格出发,选择了个较清净的职位,任县图书馆副馆长。一纸文件下来,竟能在一天之内顺利办完了所有调动手续,包括工作关系、工资、户口、粮油等等。原以为千难万难的事却变得如此的容易了。这一举,实现了三得。一是终于进了城,不再上不着天下不着地,悬在半空;二是改行跳了槽,告别了教师队伍,不再当孩子王了;三是提了职,也算小干部了。办完手续的当晚,感觉从未有过的轻松,睡了个踏实的囫囵觉。
  闯城关是每个乡下人曾经、现在及将来都在做的梦,但梦的实现过程却是充满机遇和艰辛的。自古原本没有城市,只是聚居的人多了,也便成了城市。如中国改革开放的最前沿--深圳,当历史往前翻三十几年,它还是一个贫穷落后的小渔村,只因一位伟人当时在这里划了一个圈,从此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转眼间成了一座现代化的大都市。原本也没有城里人乡下人之分,也只是因为城乡建设的速度有快有慢,投入的资金相差悬殊,人为地造成了城乡的鸿沟。因而引得一代代的乡下人前赴后继地闯城关。有的走从政之路,用手中职权顺理成章将全家老小迁进了城;有的通过联姻的方式,将自己嫁到了城里,虽在家里受着歧视的白眼,做着脏累苦活,但想到自己是个城里人,也就有了几分自豪感,颇能以苦为乐了;还有的听信别人的谣言,以为城里到处是金子,只要肯去捡便能发财,于是抛家别舍,携妻带子闯进城,倍尝谋生的辛酸与苦难,誓死不愿回乡,甚至将命也搭上了,做了城市的孤魂野鬼。
  城市是用一代代勤劳的乡下人的血汗凝结而成的。乡村是城市的根,而城市是这个根上长出的一棵开着奇花的大树。奇怪的是,树吸收了根提供的养料长高长结实后,却时常忘记回报根的养育之恩,以为自己生来便是这样高大,且嫌弃根的丑陋、低下和贫瘠,使城市与乡村成了一对反差悬殊的词语。城乡收入差距的扩大,这是不争的事实,但如果能从感恩的角度出发,每年从城市收入中拿出一部分资金来反哺乡村,回报乡村的多年奉献,那么城乡就变得日趋和谐。
  人们从乡村到城市的迁徙过程,充满了传奇色彩,每一个闯城关者的背后都有一个鲜为人知的故事。第一代闯城关者往往是最优秀的,也是最奔波的。他们是铺路石,是探险家,是一个个努力打拼的奋斗者,更是一个个向上生长的不屈的灵魂。他们的情感一头维系着乡村那年老多病而无任何社会福利的双亲,另一头心系着嗷嗷待哺的孩儿,老幼的冷暖须记挂心头。
  乡亲为闯城关者感到自豪,有病有灾总想得到闯城关者的帮助,如带着去医院找医生看个病,带着去商店买家电,甚至出行买车票等等,总觉有个城里的老乡陪着就特别踏实和亲切。闯城关者眼要亮,在大街上发现有村里人,要主动先打招呼,能热情邀请去家里坐坐或吃顿饭就更好。可千万别碰到当没看见或不认识,那他在村里的印象可就要大打折扣了,有说架子大的,有说眼睛大的,还有说得更难听的。再是一口纯正的家乡口音不可轻易改,不然会被乡亲骂“忘了家乡口,不如守家狗”呢。
  闯城关者有奋斗的艰辛,有处世的尴尬,也有被村人树为教育子女的榜样而享受的甜蜜。闯城关前赴后继,将不乏追随者,他们是城市发展最坚实的铺路者,最忠实的见证人。请繁华的现代文明都市记住这一批批闯城关的人。(原创:洪玄发)

 
~÷~÷~÷~÷~÷~÷~÷~÷~÷~÷~÷~÷~÷~÷~÷~÷~÷~÷~÷~÷~÷~÷

洪 玄 发 散 文 专 辑   上一页 (第 1 页) 下一页
 

婺 源 艺 术 网 • 春 光 设 计 工 作 室   网站管理  赣ICP备06004460号
E-mail:ninhao-888@126.com ninhao518@126.com 0793wuyuan@126.com
Q Q:28618527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手机:15079368618 电话:0793-7412208 传真:0793-74123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