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萃婺源艺术 弘扬中华文化
             
古建筑
 
      景观桥          
           
抬阁
   
 
徽墨
     
灯彩
     
 
歙砚
茶道
 
徽剧
   
傩面具
 
   艺 术 网
 
个 人 简 介
  齐朗大,1963年出生,江西婺源人,江西省美术家协会会员,当代实力派中国花鸟画画家。
书 画 作 品      更多>>
写于婺源鄣山顶
 
婺源鄣山顶
写生长溪村
 
写生于鄣山顶
婺源长溪村山水
 
婺源长溪村山水
 
 
 

(接右下)花叶或正,或反,或侧,或微卷,彼此穿插,疏密得体。很好地表现了油菜花的娇嫩与生机。对两只飞舞着的蜜蜂,更是刻划得精微臻妙,那头、胸、腹、足、翅、眼皆一丝不苟,合乎解剖和运动中的透视关系。小女孩轻盈跳动的姿势和纯真的笑容,寓意婺源人民热忱欢迎八方游客。

齐朗大以高度的写实功力和娴熟的勾染技巧,为婺源创造了一幅花海迎客的图画。

2005年开始,齐朗大在家专职创作,有更多的时间行走在婺源的乡村和山水之间。不少地方,已是去过许多次,他用画家独特的视角,总能凝炼出美景的艺术内涵。2010年深秋,他再次来到极具人气的赏枫地长溪,齐朗大既被“红于二月花”的枫叶感动,也为偏僻的山村里聚集了潮水般的游客而感动。当天傍晚,他婉言谢绝了朋友的留宿,打车回到家,当即铺纸提笔创作《枫将军》,半个月之后作品出炉。“五虎枫”是长溪村具有代表性的五棵枫树。在齐朗大的笔下,“主将”在前,威风凛凛,枝干豪放地飘散开自由生长。紧随其后的两名“副将”主干稍细,枝杆少而紧凑,示意绝对忠诚于“主将”的统领。位列最后的两名“末将”,主干稍矮,但枝繁叶茂,足以显示出朝气和胆识。如此把枫树人性化处理,体现了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美妙。《枫将军》除主题鲜明外,色彩对比格外吸引人。红艳的枫叶和湛蓝的天空相接,衣着时尚的游客与古朴的山村相衬,静静流淌的小河与漫山跃动着的人群融合。

齐朗大从创作之初就想把《枫将军》送给长溪村,但被北京的藏友看中并挖走。有人说,那就再画一幅就是了,齐朗大说,创作最需要的是冲动,当时真的是被山村里的气氛所感染才创作的。

齐朗大是个健谈而又豪爽的人,他常对人说:“我为生活在美丽的乡村婺源而感到幸运,也为自己能在纸上艺术化地展现最美乡村的风采而感动自豪。”我们相信婺源的乡村在婺源人民细心呵护下会更加和谐美丽,齐朗大笔绘山村的路子也将越走越宽,越走越精彩。

 
※ 当前位置:首页>>书画>>齐朗大书画作品
 
用纸和笔再造一个最美乡村——记江西省农民画家齐朗大(作者:戴桂祥)
用纸和笔再造一个最美乡村
——记江西省农民画家齐朗大
作者:戴桂祥

婺源,被誉为中国最美的乡村。千年古村冲田,位于婺源西南,是清代科学家齐彦槐的故里。几百年来,先人的成就一直激励着冲田人创新立业。当代实力派画家,江西省美术家协会会员,1963年出生的齐朗大就是其中一个。

四十多年来,齐朗大一手紧握镰刀锄头,一手稳拿画笔,凭着执着而又有韧性的农民精神,用纸和笔艺术化地展现了一幅幅最美乡村的画卷。

一、为圆画家梦甘当农民

“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在婺源,优美的乡村风光让人流连忘返。砖雕、木雕、石雕类的作品融入在平常百姓的生活中,环境造就人,在自然美与艺术美的熏陶之中,齐朗大从小痴迷画画。他常常一个人站在田边看着燕子出神,稚嫩的手指不由自主地比划着。他喜欢蹲在河边看着杨柳与河鱼入迷,捡半截枝桠在河滩上画,不满意,蹉平了再画。回到家,他习惯躲在房间里一遍一遍地翻看着父亲尘封多年的美术书,不厌其烦地临摹作品。

父亲经历了风风雨雨,被生活的重担压得很清醒,在地里刨食真累,希望子女们都努力读书跳出农门。齐朗大看着父亲的辛劳,读着父亲疲惫的表情,听着父亲发自肺腑的教诲,懂事的他把当画家的梦藏起来,争气不让父亲失望。从小学开始一直到初中毕业,学习成绩总是在班上数一数二,熟悉的人都说他考上大学是铁锤敲不碎的,他乐滋滋地享受着“大学生”的绰号。

如果不是被高一的美术老师吸引,那么齐朗大得到的这种赞誉还将会持续。美术老师精湛的绘画才能,让齐朗大心潮澎湃,掩藏多年的绘画热情像火一样喷涌而出。他在学校里把大部分的时间精力都集中在绘画上。一枚针只有一头快,转移了注意力的齐朗大,文化课的成绩急剧下降,班主任心急如焚,几次找他谈话。可以说,在上世纪80年代初期,对于农村青年,跳出农门是何等的诱惑力,但是外表文质彬彬的齐朗大,默不作声地坚定了自己的想法,要考就考美术院校。

班主任看到他油盐不进,于是通知他的父亲。父子俩的那次深谈,齐朗大至今还记忆犹新。

你要画画,我不反对,但现在真的不是时候。每年全县考上美术专业的少之又少,何况我们是在山区小县的农村,你执意坚持,结果只能是回家当农民,一场梦一场空。

父亲的话犹如冰凉的水泼在身上。齐朗大几次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把话挤了出来,我就是要画画,即使考不上大学回家当农民也心甘情愿。

真的不出父亲所料,齐朗大第一次参加高考,名落孙山。复读一年,涛声依旧。原先与他同等成绩的同学,先后都进了大学。齐朗大回家当了一个地道的农民,开始了白天上山砍柴,下田种稻,晚上闭在房间里自学画画的非典型农民的生活。

二、用吃苦耐劳的农民精神学画画

事情往往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更何况是在偏远的山村里自学画画。齐朗大因为晚上在画画看书上过度消耗精力,所以白天干活总有些力不从心。慢慢的,他就有了一个新外号——“画家”,他当然明白,这是一些人在取笑他怀有不着边际的画家梦。

齐朗大不理睬这些,晚上依然挑灯读书画画。白天挣得的钱少。他变得越来越抠门,因为还要把钱省下来买书、买画纸、买画笔。几年下来,他看了一堆的书,画了十几捆画。齐白石、范增、张玉良等著名画家的成长故事让他增加了不少自信,他知道画家就是这样成长的,画家的作品就是这样提高价值的。为了丰富艺术修养,他还刻苦自学汉语言文学专业课程,1990年取得本科毕业文凭。

为增强定力,稍稍空闲下来就练习基本功。每天,他都抽时间拿笔练画,为了增强定力和腕力,他在笔上绑定石头,辅加意念和想像,凌空书画一个小时。

1992年,他的作品《文公山》参加上饶群艺馆组织的比赛,获得二等奖。因为获奖的缘故,他经人介绍到三十里外的甲路工艺伞厂做画工。画伞虽然工资不高,但是齐朗大却有如鱼得水的快感,毕竟可以名正言顺地靠画画吃饭了。画伞的时间长了,不免让人感觉单调乏味,但是齐朗大告诫自己,当年范增就是靠画连环画练就基本功的,当年任伯年就是靠画纸扇练就基本功的,我也要靠画伞成就不平凡的基本功。

因为精力都投入在画画中,因为画笔难画出钱来,他近三十岁才说上对象。成家之后,经济压力增大。妻子抱怨他在的甲路伞厂一个月挣不到多少钱,要他一起跟着做贩买贩卖的小本生意。齐朗大急了,其他话都好说,多吃些苦都可以,但是一定要继续画伞,一定要与画笔画纸打交道。

妻子拗不过他,齐朗大也更加主动地承担起家务劳动。2000年10月的一天,妻子要贩桔子到一山之隔的梅村卖,因为梅村不通车,所以桔子好卖些。

清晨五点,齐朗大被闹铃叫醒,洗漱完毕,妻子就已经拖来一车桔子。俩人草草吃完饭,齐朗大挑着130斤的担子,妻子挑着70斤的担子开始翻山。从山脚的积庆亭到山顶的悦来亭,中间有888步石级,远路无轻担啊,更糟糕的是天上下着蒙蒙细雨,脚穿着雨靴走在湿滑的石板上,每落脚一步都要小心翼翼,一不小心就会一个趔趄翻下路边的树丛。上了半程的山,齐朗大真想摞下重担享个轻松,但是想到妻子抱怨自己画伞挣不了钱,他咬紧牙根,把担子挑上了山顶的悦来亭。冒着热气的头上,湿漉漉的,已经分不清是汗还是水。

到达10里外的梅村之后,齐朗大踏上寄放在朋友家的自行车飞奔向伞厂,坐下画了半个小时,住在厂里的同事才陆续来上班。

在伞厂画画,工资不高,但绝不是轻松的活,是手不停脚不歇的活。当时,他们都是一天定额画400把伞,也就是平均画好一把伞用时一分多钟,比如画一只蝴蝶只是两秒钟的工夫。画伞是大量消耗脑力和体力的,再强的人,白天画完伞,晚上是万万不能再加班的,因为连续握笔几个小时,手指往往僵曲难动弹。

平时的中午,齐朗大还可忙里偷闲靠睡半个小时,但今天,回家的路上还有妻子在等着帮忙。他一次次用力拍打大腿,想把瞌睡虫赶走,在与瞌睡虫较量的时候,脑海中浮现起门卫躺在椅上午睡的悠闲自在,心生羡慕。4点钟,他终于画完定额,骑上自行车飞速赶往梅村。

妻子已经把两担桔子与村民兑换了同等重量的稻谷,碾成米卖了糠,俩人挑着担子快步赶回家。到家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

齐朗大一次次完成了妻子的考验,妻子服了他,慢慢变得十分支持他画画。

当年,齐朗大有个小秘密,瞒着妻子积攒私房钱。不为别的,只是为了学习。1995年开始,他先后自费参加辽宁铁岭市职工美术学校、浙江美术学院陶行知艺术学校,中国山水画研修院的函授学习,他自豪地说自己现在是进行研究生层次的学习。

与婺源毗邻的瓷都景德镇,有不少书画艺术的名家大腕。他们也经常来甲路伞厂进行艺术交流,一来二往,齐朗大与他们熟悉之后,非常谦虚地抓住机会向大师们学习请教。

三、用笔墨艺术化展示最美乡村的风采

齐朗大擅长画山水花鸟素材的国画,游人如织的婺源是个天然的大素材库。为了让笔下的画更具韵味,婺源每个乡村,每座山,每条河,齐朗大都留下了足迹。每到一处,他不是走马观花的浏览,而是把自己融入到如画的风景中,虔诚地拿笔写生。翻开他的钢笔写生本,大鄣山卧龙谷的磅礴,甲路水边人家的古朴宁静,星江夜景的惬意都能生动地展现在眼前。

2006年初夏的一天,他到本镇车田村的朋友家作客。朋友知道他喜欢看鸟影听鸟音,特地带他到村外五里远的河滩,这里常常是群鸟云集。他俩大清早就在附近的林里屏气凝神地守候。幽静的山谷,潺潺的流水声让他心旷神怡,鸟此起彼伏地跃动和鸣叫让他欣喜万分。等到下午三点多,朋友遗憾地说没有看见苍鹰,要不是天气不对劲就再等等。

齐朗大听说还有少见的苍鹰没见着,当即决定继续等下去。伴随着远处响起的闷雷,苍鹰扑打着翅膀飞来了。它停大树上,两爪紧抓着,脖子扭曲,全身向前俯就,眼睛圆睁。群鸟见了它,纷纷飞逃。一只肥大的雉鸡惊慌失措,竟没有飞起来,而是大步奔突,身子前倾,脖子长伸,张嘴鸣叫,一副失神绝望的样子钻进灌木丛中。弱肉强食的悲剧没有出现,但急风骤雨劈头而来,齐朗大和朋友都被淋得湿透。

俩人跌跌撞撞地到家已是夜深人静,他愧疚地向朋友道歉,心里却欣喜异常,头脑中构思出一幅《苍鹰昂立图》。《苍鹰昂立图》主题突出,通过苍鹰与雉鸡的强弱对比,突出了雄沉的悲剧美感,更显示了婺源原生态的美。在一次画展中,《苍鹰昂立图》受到参观人员的一致好评,当场被一位香港客商高价买走。

每年三、四月份,婺源就成了花海,金黄的油菜花在青山绿水的衬托之下格外美丽,这是婺源旅游的亮点。《蜂恋花》就是齐朗大描绘大量游客流连于油菜花海的得意之作。图绘小女孩折枝油菜花,蜜蜂飞舞其上。整个构图端庄而活泼。花枝上方,留白虽大,但因绘有两只蜜蜂,所以让人感觉生机盎然。画幅虽小,但构图稳重,造型严谨。(转左下)


◆ 书画作品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婺 源 艺 术 网 • 春 光 设 计 工 作 室   网站管理  赣ICP备06004460号
E-mail:ninhao-888@126.com ninhao518@126.com 0793wuyuan@126.com
Q Q:28618527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手机:15079368618 电话:0793-7412208 传真:0793-7412378